大家都在搜

新的穆勒联邦调查局调查文件



  司法部周四发布了350多页美国联邦调查局(FBI)的备忘录是在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和BuzzFeed新闻(BuzzFeed News)对俄罗斯干预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的调查中接受关键证人采访后发布的。

  这批材料包括当时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的高级顾问--包括斯蒂芬·米勒(Stephen Miller)、莎拉·桑德斯(Sarah Sanders)、罗布·波特(Rob Porter)、迈克尔·科恩(Michael Cohen)、保罗·马纳福特(Paul Manafort)等人--曾向特别顾问罗伯特·

  阅读:新发布的穆勒调查联邦调查局备忘录

  此次释放反映了美国司法部在穆勒调查结束时秘密向美国众议院展示的引人注目的采访。

  以下是这些文件的要点:

  特朗普为何接受莱斯特·霍尔特采访

  特朗普对白宫法律顾问唐·麦克高恩(Don McGahn)和当时的白宫副法律顾问乌塔姆·迪隆(Uttam Dishon)表示,通讯团队无法正确地报道前联邦调查局局长詹姆斯·科米(James Comey)被解雇的消息,因此他打算参加NBC的莱斯特·霍尔特(Lester Holt)的采访,以说明到底发生了什么。

  现在声名狼藉的2017年5月接受NBC新闻采访,是特朗普第一次明确将俄罗斯的调查与他解雇科米的理由联系起来。特朗普告诉霍尔特,他计划“不顾”当时的副司法部长罗德·罗森斯坦(Rod Rosenstein)的建议,解雇科米,并对该局对俄罗斯干预2016年大选的调查表示失望。

  特朗普如何解雇科米

  在接受调查人员的另一次采访中,白宫政策顾问斯蒂芬·米勒(Stephen Miller)描述了起草这封用来解雇科米的信件的过程。这封信是在新泽西州贝德明斯特特朗普国家高尔夫俱乐部(Trump National Golf Club)晚餐期间开始的。晚宴开始时,包括白宫高级顾问贾里德·库什纳(Jared Kushner)在内的特朗普表示,他想解雇科米,并在一封“经过磨练”的信中阐述自己的理由。他告诉小组,他已经对这封信有了一个“伟大的概念”,并阐述了他的论点。

  根据米勒的采访,特朗普向米勒口述了其中的一些段落,米勒随后去研究了这些说法,并起草了这份文件。他把自己的想法加到特朗普身上,把草案拼凑在一起。

  然后,特朗普用手写体编辑了这封信的草稿,还有米勒自己的编辑。总统坚持说科米被解雇的消息没有泄露。

  后来,在白宫与米勒(Miller)、麦高恩(McGahn)以及当时的白宫幕僚长雷恩斯·普里巴斯(Reince Priebus)等高级幕僚长举行的一次会议上,特朗普告诉该组织:“我会给你读一封信。别跟我说这些。我已经做了决定。”

  迪希尔告诉调查人员,麦高恩试图把科米告诉总统他没有接受调查的那部分内容删除,但这似乎是给特朗普的信中最重要的部分,他坚持要保留这部分内容。

  赦免前的想法已被考虑但被废除

  特朗普的前律师兼律师迈克尔·科恩(Michael Cohen)在某个时候告诉FBI,他和特朗普律师杰伊·塞库洛(Jay Sekulow)讨论了特朗普向所有人发出“预赦免”(Predons)或赦免令的概念,这样就没有人需要遵守调查。

  科恩说,然而,他们了解到,预赦免实际上将导致人们不得不与任何事情合作,而赦免前的全面豁免意味着人们将放弃对自证其罪提出第五修正案的权利。科恩告诉FBI,他从未与特朗普直接谈过赦免的问题。

  小特朗普:“你对希拉里有什么了解吗?”

  2016年6月特朗普大厦会议的八人之一,翻译艾克·卡夫拉泽(Ike Kaveladze)向穆勒的调查人员生动描述了小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 Jr.)在会议中途的恼怒,他问:“你对希拉里有什么了解?”

  Kaveladze讲述了最初是如何向他描述这次会议是关于收养的,但后来他得知特朗普的竞选团队得到了关于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的破坏性信息。

  据美国联邦调查局(FBI)称,2016年6月6日,参与此次会议的俄罗斯商人阿拉斯·阿加拉罗夫(Aras Agalarov)致电卡夫拉泽(Kaveladze),要求他参加与“特朗普组织的某个人”的会晤。Kaveladze说Aras没有提供多少信息,但是在那天的第二个电话中,Aras问Kaveladze是否知道关于Magnitsky法案的任何事情。Kaveladze说他对收养问题很熟悉,Aras给他发了三到四页的会议主题概要和Nataliya Veselnitskaya的名片。

  但不久,卡夫拉泽发现,他们将与特朗普、贾里德·库什纳(Jared Kushner)和马纳福特(Manafort)等竞选团队中的知名人物会面,他对此感到惊讶,于是打电话给罗马·贝尼阿米诺夫(Roman Beniaminov),他澄清说,“维塞尔尼特斯卡亚有关于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的负面

  在会见中,卡维拉泽告诉调查人员,“库什纳似乎情绪恶化,压力很大。他真的很生气,并说,‘我们在这里做什么?’”不久之后,小特朗普。询问有关希拉里·克林顿的任何信息。

  后来,Kaveladze向Aras报告说:“这次会面完全是在浪费时间。他告诉Aras,会见的对象不是律师,他们是在‘向错误的人群说教’。”

  神秘证人

  这批文件给穆勒的调查带来了一个新的谜团:谁在2018年4月12日和13日和穆勒交谈了几个小时?

  会是贾里德·库什纳吗?还是一个证人,他的名字从来没有与穆勒的调查有过关联?

  到目前为止,美国司法部(Justice Department)已经发布了来自25多名被点名证人的公开采访备忘录,这些证人向穆勒提供了信息--从特朗普政府的前高级顾问萨拉·桑德斯(Sarah Sanders)和米勒(Miller)到被定罪的竞选

  但在356页的发行版中,只有一个名字被完全保留了下来。“采访[编辑],”一份备忘录的标题是。

  根据CNN先前的报道,包括库什纳在内的目击者在2018年4月与穆勒交谈。其他高级顾问采访可能在那个时候,或者至少在2018年4月之前。

  这位神秘证人与特别法律顾问办公室检察官珍妮·李(Jeannie Ree)和拉什·阿特金森(Rush Atkinson)--他们专注于调查和起诉迈克尔·科恩(Michael Cohen)和罗杰·斯通(Roger Stone)的俄罗斯干预方面--在穆勒的办公室里自愿了两天,根据备忘录中未编辑的文本。

  这次采访似乎相当长,价值31页的单行笔记.根据这份文件,这似乎只反映了证人在4月12日第一次采访时告诉穆勒团队的情况。

  除了一个简短的介绍,特别顾问办公室所写的关于神秘证人采访的每一段都被删掉了。司法部给出了几个原因,包括个人隐私和特权原因。

  文件的修改程度特别值得注意,因为穆勒调查相对透明,特别是在穆勒的报告中,披露了何时和哪些证人与穆勒交谈。

  然而,目击者告诉穆勒说,在公开记录的发布过程中,对细节的广泛修改是很常见的。

  在另一个法庭诉讼中,众议院民主党人透露,他们认为库什纳在2018年4月11日接受了穆勒团队的采访。

  马纳福特用汉尼蒂作为特朗普的“后频道”

  马纳福特说,他利用福克斯新闻频道主持人肖恩·汉尼蒂(Sean Hannity)作为特朗普的“后台频道”,这段时期是联邦调查局(FBI)在几个月后,即2017年10月对他的公寓进行突击搜查

  据美国联邦调查局(FBI)最新发布的采访记录显示,汉尼蒂将向马纳福特发出支持性信息,要求他坚持到底,特朗普也会支持他。

  马纳福特说,他不记得在这段时间里与白宫有过任何直接或间接的沟通,但汉尼蒂,一位私人朋友,“肯定是个隐秘的渠道”。

  这两个人之间的数百条信息在六月被释放,作为马纳福特在华盛顿的刑事案件的一部分,显示出他们之间有着密切的关系,他们对穆勒的调查也同样不屑一顾。

  马纳福特告诉特别顾问的调查人员,他不相信特朗普会原谅他,但采访记录显示,正如穆勒报告所揭示的那样,马纳福特对此抱有希望,并注意到总统是如何公开讨论赦免问题的。

  马纳福特在接受调查人员采访时说,他从未得到总统的任何保证,他会得到赦免。

  采访记录称,虽然总统的私人律师鲁迪·朱利安尼(Rudy Giuliani)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提出了赦免马纳福特的可能性,但马纳福特表示,自被起诉以来,他一直没有与朱利安尼交谈过。

  汉尼蒂建议科恩雇佣Sekulow

  科恩还告诉联邦调查局,在收到众议院的一封要求他作证的信后,他在肖恩·汉尼蒂的建议下联系了杰伊·塞库洛。Sekulow没有把Cohen当作客户。

  科恩和Sekulow于2017年5月18日在白宫会见了特朗普,就如何回应国会的要求获得了方向。科恩告诉特朗普,他回答说,他不会与国会合作。根据FBI的记录,特朗普问他为什么会做出这样的回应。会议结束时,科恩明白了特朗普的方向是合作。在那次会议上,莫斯科的特朗普大厦没有出现。

  科恩随后再次与特朗普(这次是在电话中)谈到了他对国会的回信。科恩对联邦调查局说,他不记得讨论过具体细节,只是计划发出一封回应信。

  科恩说,他和Sekulow从未讨论过信件内容与科恩所知道的事实之间的脱节。科恩说,他从来没有告诉Sekulow,有超过三次会议关于特朗普大厦莫斯科,但他说,有更多的故事,根据说明。根据联邦调查局的记录,Sekulow,正如先前报道的那样,告诉科恩继续留话。

  这些便条还说,科恩告诉联邦调查局,他从来没有告诉谁的名字被修改,但可能是他的律师根据谈话的内容-他对这封信感到不舒服。根据FBI的报告,姓名被编辑的人根据科恩的记忆给众议院写了回信。

  “特朗普想要他们”

  据特朗普竞选助理约翰·马什本(John Mashburn)接受采访时指出,不仅是竞选团队,而且特朗普本人都对寻找希拉里丢失的邮件感兴趣。

  文件显示,“每个人都在寻找他们,特朗普想要他们。”“马什本认为找到他们会很好,这样他们就能更好地理解几个问题,比如克林顿基金会、捐款等等。”

  马什本坚称,这场竞选“并不是为了在互联网上搜寻他们。他们正在搜索的电子邮件与克林顿的私人服务器有关,与维基解密公布的邮件无关。”

  帕帕佐普洛斯是个“有问题的孩子?”

  马什本的采访还透露了竞选团队试图摆脱前特朗普竞选助理乔治·帕帕佐普洛斯(George Pap佐普洛斯)的企图。帕帕佐普洛斯后来因在2016年竞选期间与俄罗斯有联系的个人向调查人员撒谎而入狱12天。

  “帕帕佐普洛斯”加剧了马什本和其他人的情绪,特朗普的前竞选助理和白宫公关总监霍普·希克斯(HopeHicks)极力要求罢免。但马什本认为这项工作应该交给另一位竞选助理萨姆·克洛维斯(SamClovis)。

  “有一次,希克斯告诉帕帕佐普洛斯要和马什本谈谈,因为帕帕佐普洛斯在竞选活动中成了一个有问题的孩子,他们想摆脱他,”文件称。“马什本认为克洛维斯有责任控制帕帕佐普洛斯,因为克洛维斯最初是带他参加竞选的。”

  但马什本的愤怒是由于帕帕佐普洛斯的滑稽举动--“马什本只是想离开(帕帕佐普洛斯),因为他一直在冷冰冰地打电话给大使馆,并利用这场运动来提升自己的形象,”调查人员写道。

  NSC律师警告K.T.McFarland不要发送看起来可能是“交换条件”的电子邮件。

  时任国家安全事务副顾问的K·T·麦克法兰(K.T.McFarland)与白宫律师约翰·艾森伯格(John Eisenberg)在白宫的一次谈话中说,早在当前的乌克兰争议之前,“交换条件”这个词就出现了。

  2017年2月,麦克法兰的国家安全顾问迈克尔-弗林(Michael Flnn)因与当时的俄罗斯大使的互动而被罢免。了解弗林在俄罗斯的谈话细节的麦克法兰(McFarland)也被迫离职。

  麦克法兰被任命为大使,以方便她走出白宫。但是首先,Priebus有一个请求,McFarland告诉FBI。

  Priebus说,“总统希望你给我发一封电子邮件,上面写着:”采访记录在编辑之前就说了。声明继续说:“她能不能说总统从来没有指示弗林就制裁问题打电话给俄国人。”

  麦克法兰告诉联邦调查局,她没有回应Priebus的请求,但打电话给艾森伯格,让她重新计算谈话内容。她告诉白宫的律师说,她被解雇了,并表示愿意担任大使职务,但这封信是被她要求的。

  采访记录中还有更多的修改,但麦克法兰似乎指的是艾森伯格,他说:“他给出了自己的意见--她写这封信是个坏主意,因为这封信很尴尬,看起来像是交换条件。”

  麦克法兰告诉联邦调查局,Priebus后来回到她身边,“告诉她不要发电子邮件,甚至忘了他提到过这封邮件。”

  麦克法兰的采访大部分都是经过修改的,他描述了在过渡期间和就职典礼之后,特朗普政府试图挽救俄罗斯关系可能重启的过程中与白宫官员之间的互动。在俄罗斯干预2016年大选后,奥巴马政府发布了制裁措施,俄罗斯方面对此进行了报复,这是最令人担忧的问题。

  麦克法兰告诉美国联邦调查局(FBI),特朗普在总统过渡期间举行了一次会议,特朗普问她“俄罗斯人是否做到了”,这显然是对俄罗斯黑客攻击和其他干预2016年大选活动的质疑。

  麦克法兰说,她对当选总统的回答是“是的”。“特朗普重复了他不确定的话,”采访记录在另一次修改之前写道。“他说,他有理由怀疑是俄罗斯人干的。”

  马纳福特在维基解密上对穆勒说的话

  马纳福特对穆勒说,这是公众第一次瞥见他的一瞥。这位前特朗普竞选团队主席描述了当时的候选人特朗普对维基解密(WikiLeaks)电子邮件泄露的兴趣,俄罗斯从民主党那里窃取了这些邮件。

  调查人员在谈到特朗普2018年9月的采访时指出,在竞选期间,“马纳福特不想让维基解密的释放分散特朗普的注意力。”“马纳福特认为这些水滴是一种礼物,但却是他们无法控制的。”

  穆勒最终在他的最后一份报告中发现,特朗普竞选团队欢迎维基解密的发布,因为它们可能会损害克林顿的总统竞选活动,而特朗普的竞选团队制定了策略,以便在政治上利用这些信息。但穆勒没有指控任何人与俄国人共谋。

  采访记录中有几段经过修改,公开发布的版本似乎并没有增加更多关于特朗普对维基解密(WikiLeaks)的潜在了解的更多细节。马纳福特的副手曾告诉穆勒。

  相反,马纳福特向穆勒提出为什么特朗普可能公开鼓励俄罗斯在那年夏天找到克林顿的电子邮件。马纳福特说,他很惊讶特朗普特别鼓励俄罗斯。

  “马纳福特不知道为什么特朗普会问俄罗斯,而不是另一个国家,”马纳福特合作会议的一次会议记录说。

  马纳福特还向穆勒的团队提供了一个理论,说明为什么特朗普在一次竞选集会上提到了俄罗斯的名字:“俄罗斯,如果你在听,我希望你能找到丢失的3万封电子邮件。”

  “特朗普应该是在和他的‘厨房内阁’谈话,”调查人员在马纳福特2018年9月的采访中指出。“马纳福特猜测,更多的人认同俄罗斯,因此特朗普的头脑陷入了困境。”

  在他的一些合作访谈中,马纳福特最终对调查人员撒谎,并在某些话题上向联邦大陪审团撒了谎。他因被穆勒团队起诉的与金融和游说有关的罪行而被判入狱七年。

  迈克尔·科恩和波拉特?

  在一篇经过编辑的采访中,科恩收到了一封电子邮件,其中提到了俄罗斯工业家和企业家联盟。这并没有进一步解释这一说法,但便条显示,科恩在哈萨克斯坦时遇到了一个在科恩给他名片后冲出房间的人。

  几分钟后,这个人愤怒地回来,问科恩是否与喜剧演员萨沙·巴伦·科恩有亲戚关系,后者在讽刺中扮演虚构的哈萨克记者博拉特(Borat)。科恩说,大选后,他没有举行任何会议,也没有考虑获得俄罗斯的投资资金。




上一篇:特朗普宣布不愿与伊朗开战
下一篇:马丁·沃尔什市长的透明度问题可能会在投票箱里困扰他。